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104學年度教師專訪-黃政光老師

姓名:黃政光 老師
 
學歷:國立台灣科技大學電子工程博士
 
專長:半導體材料、半導體特性量測、電子電路設計、自動量測
 
授課:微處理機應用實習、固態電子學、光電半導體元件技術
 
行政經歷:
 
   89 學年:電子系創系系主任
 
   90 學年至91 學年:進推處處長
 
   92 學年至94 學年:學務長
 
   96 學年至97 學年:電子系主任
 
   98 學年:圖資長
 
   99 學年至100 學年:教務長兼教學資源中心主任

一、請老師分享您的求學經歷?
 
1972 年,明志工專( 明志科技大學前身) 電機科畢業,再進入台灣工業技術學院( 台灣科技大學前身),就讀電子系二技部及研究所碩士、博士。1995 年,拿到電子工程博士學位,專長於半導體工程、電子系統、微處理機應用,以前於明志電機科長時間教電子學、電子儀表、自動控制……等課程。
 
 
二、請問老師為何要選擇投入教職?
 
我們那個年代,大家幾乎都是百分之百能夠考上預官,所以在當年五月服完兵役之後,就到全台灣第一家半導體公司「萬邦電子公司」上班。七月時,學校因為欠缺教師找我回來,於是我也就回來當教師,就這樣一不小心待了四十年。
 
四十幾年前,台灣的半導體產業才剛開始起步,當時都只是在幫別人代工而已,因為從前在學校讀書的時候,就感覺自己的個性,比較不適合在業界裡闖蕩,在業界的那兩個月裡,更是有這種領悟,自己還是比較習慣埋起頭來讀書!讀書可以說是自己的專長,與人交際是較不擅長的,所以就回學校任教職了。
 
起先回來時,是電機科李秉瑜教授當科主任!後來有一次與當時的張志良校長聊天,他大概認識我,聊了一會也知道個性,就勸我說:「在學校這裡待著也是蠻不錯的,那就繼續讀吧!」因為要教書需要有一定的學位,學校也蠻支持的,總共三次的進修都是教育部的公費,留職且留薪等於說是半工半讀,那就這樣子讀了二技、碩士班、博士班,一路求學下來,便應驗了當初張校長說的,我的個性適合教書。
 
 
三、請問老師的教學理念?
 
從五專開始在這邊當學生,就不斷地被灌輸「勤勞樸實」的理念,後來確實也覺得這是人生中需要去遵守執行的,不只是口號而已,「勤勞樸實」講是很簡單,可是真正要做到很難,尤其是「勤勞樸實」的「實」,常常難免不誠實,尤其是後來接任行政工作後,才發現很多事情多多少少還是要有點手段!而當你耍手段的時候,就難免需要有一些不實在,可是最後還是需要誠實及不造假之下,才能夠真正把事情做好!而中間過程的那些不誠實,或者是說不夠勤勞的地方,則會造成一些失敗!現在回頭看,發現很多失敗的地方,就是當初不夠勤勞,或者偷懶矇混過去了!如果很認真地去把每一件事情做到了,並且實實在在地做,大部分都可以達到真正想要的東西。
 
另外,就是教學相長,我與人交際是較不擅長的,但對於課本、知識比較有興趣,這些東西自己領悟是一回事,當我要教的時候,發現那可能又是另外一回事!因為教就是希望教到學生能夠懂,因此就會自然而然地整理出一套教學方法,除了口說外,早期多是寫板書、近期則是運用PowerPoint 等工具,將知識完整呈現出來,讓學生能夠明白了解。經過這幾十年的教學,對自己而言也是可以成長,希望對於學生也是有點幫助。
 
 
四、老師這四十幾年來,在學校印象比較深刻的事情?
 
在明志教書教了四十年,加上學生時期五年、中間當兵兩年,所以前前後後看著學校的歷史將近五十年,等於是從創校開始的學校作風、那種習性就開始看到了!
 
最有印象就是當學生的時候,每天早上的朝會,一大早在現在的教學大樓門口,天還沒亮就開始朝會,接著從七點四十分上課到十一點半。漸漸地,經過這麼多年的改變,從每天朝會的制度,逐漸地變成二年級一個禮拜一次、四年級一個月一次。但從這件事情也讓我看到一點,就是學校逐漸走向尊重個人意願,而不像當初創校時,希望把學生訓練、磨練成哪種樣子......
 
最近聽到另一種講法,就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很能夠吃苦耐勞是優點也是缺點,因為習慣吃苦後,就會忘記去創新求變!但反過來說,現在學校在要求創新之下,把原先的吃苦耐勞丟掉了,也就是學校的校訓「勤勞樸實」丟掉了,這是我覺得比較遺憾的部分!在強調創新是沒有錯,可是忽略「勤勞樸實」這個最初的理念,是有點本末倒置...... 最理想的狀況應該是保持「勤勞樸實」,再加上創新!
 
目前從課業方面,就逐漸有這樣的趨勢!以前我們在讀書的時候,很多東西都是求真正了解、動手做出來,但現在不是!因為現在的學生是將結果拿來整理、修改,變得好像是自己的東西,可是實際上「根」都不見了,你沒辦法自己從最源頭的地方去做、去想!這是看到學校比較可惜的地方,不過這也是時代在變化,總是要進步,大家都想到說求進步,可是求進步之前,把原先一些的根基丟掉就比較可惜。
 
最後,就是這幾年做行政工作的一些歷練,我覺得最風光的一次,就是民國100 年擔任教務長時通過科大評鑑,當時是有史以來第一次全國唯一一間學校可以拿到所有教學及行政都是一等,就是最期的光榮!以前學校的光榮就是明志工專,直到現在搭計程車,司機都還是在講明志工專,較少人在講明志科大,這是件很可惜的事情!因為以前的精神就是「勤勞樸實」,即使當初在工專時代,畢業生課業或成就上面並沒有特別被人稱讚,可是都會提到我們的畢業生很能夠吃苦耐勞、韌性很夠!甚至可以跟台北工專並駕齊驅,然而,現在科大多了,我們反而落在很多科大的後面。
 
 
五、給學校/學生的期許?
 
自己從明志工專畢業,再看著學弟妹們一代一代的成長、變化,在早期,同學們吃苦耐勞、勤勞樸實的精神是比較充裕的,現在則是比較活潑、生活多采多姿!至於將來要怎麼走,一代教一代總是要交棒,明志科大將來可以走多久,想要變成甚麼樣子,需要的是這年代的年輕人!
 
學校現在比較重視的是課業上、專業上的成就,而忽略掉一些人的基本精神理念,希望哪天學校可以再想通這一點,再把這一部份補回來,並維持現在的優勢!希望學校也能夠長久,學生能夠一代比一代強、長江後浪推前浪!
 
每一代都會有新的想法、做法,舊的理念若不能完全能夠跟上時代,該丟的時候就要丟,該改變、該丟掉就不要造成一個包袱!在這邊待了四十年,真正當行政工作大概十幾年,我這十幾年的行政經驗就看到有很多人被框架在以前的人怎麼樣,可是這樣會忽略掉未來局勢的變化,尤其像現在聽到最多的問題就是少子化!少子化對明志不應該有任何影響,一點影響都沒有!因為我們的排名都在前面,當全國關掉三分之一或二分之一的學校時,都關不到我們學校,所以少子化以明志來講只是一個形容詞,我們需要的是-未來明志該如何走比較重要!
 
退休以後若要當顧問這非我所長,當初我卸下行政工作時,就與校長說:「我們這老人的想法,能夠做的就是做到評鑑結束,接著就要交棒給年輕人、換新的制度上來,才能夠去迎合新的局面。」
 
 
六、教職退休,研究還會繼續嗎? 或者有其他規劃?
 
退休就退休啦! 遊山玩水!最多就是在家裡用個小小的實驗室,或者留個辦公室持續在學校兼課!學校還是比較多新的知識可以學習成長。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